全站搜索
当前时间:
导航菜单
自定内容

吉林市宏江建筑安装有限公司

文章正文
火蝴蝶------刘晋宏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7-10-21 08:26:37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扔下独轮车,喊了一声,“闪开!”人群立刻让出一条路来。一个个直勾勾的看着他,把他看得心更毛了。这时听见了娘在哭,“红英啊!孩子……睁睁眼吧!老天哪!让我死吧!这么年轻啊!这么好的媳妇……老天哪!孩子才这么小啊……” 刘和进屋一看,眼前一黑,手赶紧扶住了墙。女儿正怯怯的望着他,用力的抓着他娘的衣角。“娘,娘……爹,回来了,回来了……”

 

刘和给店家扔下几个零钱,推起独轮车上路了。

独轮车上装着的不光是两袋盐,几大包虾皮,干籽乌载着那个年代,那算是一种罪恶,还有那颗不安份的心。

黄海边的无盐虾皮,洁白,干净,均匀,最主要的不是靠多使盐来压分量。说有名,也仅仅局限在这黄海边上。很多鲜活的海鱼都不惜吃,还有谁拿这东西当回事呢?腾到一百里以外的鲁西南山区,就成了稀罕玩意儿。

西面天空有些云彩,太阳懒洋洋的躲在里面。没用等到从海天相接的地方落下出,天已经暗下来了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家里的媳妇和刚刚会走的女儿,还有守寡多年的老娘。除了还不懂事的女儿,娘和媳妇心都悬着,这是他能够感觉到的。走出那个家门,心就像被什么牵着,离家越远,心揪得越疼。手摸摸腰里的那块丈人给的玉佩,“宝玉,可以保人一命!”丈人送他玉佩的时候,也是把红英交给他的时候,嘴里这样念叨过,他也就记在心里了。

每次出门都是半夜,媳妇和娘总是送到院门外,媳妇牵着他的衣角不舍得松手。要不是担心万一被人看见,能一直送出村庄。

娘嘱咐他路上千万小心,钱是人的血,但不是人的命。有危险啥都可以扔了,保住了命,啥还会有的。

转过头又嘱咐他媳妇:“红英,咱不能哭!男人出门去闯钱,最怕家里人的眼泪,咱娘俩儿,留不住他这个不安份的人。为了让咱过上好日子,就让祖宗保佑他平平安安的吧!”

红英低下了头,使劲咽了一口,那不是唾液,只有她自己知道是什么滋味,那是已经到了眼边的泪水。把摊好的煎饼,里面都卷好了油条和大葱,用油纸细心的包上,又裹在包裹皮里,系在独轮车的架子上。一个扣,又一个扣,直到娘拉开她的手,这才停下来。红英始终低着头,手没地方放,挽着那条齐腰的大辫子稍,吞咽着只有她才知道的滋味!

“走吧,天亮前还得赶到海边,红英咱回去看看孩子醒没?和啊!快走吧!家里不用惦记!”娘扯着红英的手,推了一把刘和。

刘和转过身的一瞬间,虽然是漆黑的夜,他看到了娘满头的白发,深深刻在脸上的皱纹。也看到了媳妇儿,那双像黑葡萄一样的眼睛闪着泪花,紧紧的抿着嘴唇,生怕忍不住的声音和滴落的泪水给丈夫带来一丝一毫的不顺。因为她信娘说的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娘这些年没少遭罪,二十年前爹突染重病,闭上了双眼。姐那年才八岁,六岁的刘和还只知道与同龄的孩子去运河边玩水,到水田里抓黄鳝。

出殡那天,在他的记忆里,爹被席子卷着,一动不动,往土坑里放的时候,三叔踢了他两脚,他才委屈的挤出来两个眼泪疙瘩。

苏北农村家里没有了劳动力,意味着原本就艰辛的生活,更是雪上加霜了。娘要强,坚守着几千年沿袭的本分,绝不改嫁。拉扯两个孩子成人。族人多数是被感动的,农忙时来搭把手。日子勉强维持下来。

姐二十那年,嫁到了邻村,也继承了娘的脾气秉性,要强,孝顺,勤劳,节俭。很快就在婆家当起了家。

“随他爹了”,娘看着姐回来就这样说。姐一头利索的齐耳短发,小眼睛,高颧骨,大个。从蒙着头巾的竹篮子里拿出来两个刚刚蒸熟的还热乎的馒头。姐是生产队妇女队长,领着全村庄妇女劳动力的农业生产,一天也紧忙。

“弟弟又走了,哎!娘啊!都是你把他惯的,不听话,哎!万一被抓了可不好办了。娘,俺走了,去乡里开会……”对于弟弟农闲去搞投机倒把,姐坚决反对,转身匆匆地走了。

娘叹着气,摇摇头。娘是拗不过他,开始偷着出去,娘还用棍子揍过他。打吧,越打越笑!其实,娘哪舍得使劲打。跟他一起搭伴倒腾买卖的姜林被抓蹲监狱后,死活没有供出他来。从那以后娘看了他一段,小鸡小鸭的好看着,有窝,圈起来就行。这长腿的大活人,又长了一颗不安份的心,哪里看得住呀!

偷着又走了,娘在家气的直哭,过些日子竟然领回个媳妇儿来,长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匀称的身段,一条乌黑的大辫子一直垂到腰。娘不哭了,憋了一肚子的埋怨都被这么好的媳妇儿轻轻地叫了一声,“娘!”给融化了,所有的不快都抛脑袋后去了,脸上的褶子都乐开了不少。哎,这些年了,娘高兴的事太少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刘和高高大大的,一口整齐的牙,就像海边的白贝壳。黝黑的皮肤,体格好着呢!三百来斤货物装在独轮车上,车胎压得大半气。他推起来还不费劲儿。越是到坡上越较劲,在坡下面就运足了力气,一路小跑,惯性都能冲到大半坡。

坡顶上后半夜习习的凉风,一身热汗一会儿就吹没了。回头望望家的方向,隐约好像还点着灯,忽闪忽闪的。娘和媳妇儿都惦记着,灯亮着天再黑,路再远也能找到家。再累、再难也能想着家。肚子咕咕叫,可能是刚才赶路跑得太猛了,把晚上在海边吃下的两大碗虾仁饺子,都跑到腿肚子上去了。解开媳妇儿系得紧紧的包裹,从里面拿出一个卷着油条和大葱的煎饼,咔嚓、咔嚓,三口两口一个煎饼就没影了,一气把那些煎饼都填进肚子。抓起水壶咕咚咚猛灌一通,“啊偶”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,拍拍屁股上的灰土,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“开拔”。

姜林出事以前,他俩有个伴儿。一路有说有笑的,不觉得累。两个人从小一起玩儿,一起逃学。有一次去运河边,姜林知道自己水性差劲,在岸边浅水的地方转悠着,看刘和一直游到运河中间,再游回来。姜林脚下一滑,几次噗通,没了影。幸亏刘和及时赶到,抓住他头发硬给拽上来了。趴在岸上吐了好多黄泥汤子。从那以后,姜林跟他更是形影不离了。

下坡以后就看不到家了。这道岭后面就是山东省的地界了。半山腰有片坟场,那是生产队把埋在平地的坟子都集中过来的,鲁西南山区缺少平地,连祖宗的那点地方都算计到了。夜深了,坟场静悄悄地,偶尔传来一声猫头鹰的叫声,哼唬……哼唬……想想以前搭伴有姜林,走这段路从没打过怵。如今,心里有点发毛,唱两句大戏,“胜英,胜三爷……手使鱼鳞紫金刀……削铁如泥,断金碎玉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天亮了,总算到地方了。老丈人沏好了一壶绿茶,咕咚咕咚喝透了,直到舌头起了一层厚厚的白苔,彻底消掉了熬夜赶路的火气。唏哩呼噜的吃上一大碗丈母娘的手擀面,一抹嘴巴,要说点啥。丈母娘摇摇手,“睡会儿吧!醒了再说!”

躺在里屋的床上,那是他媳妇以前住过的。天不冷,也抱着那床被子,那是他媳妇以前盖过的,搂在怀里,睡得特别快,特别香。

没娶媳妇儿那暂,可没这么享福。村子外面没人看见的地方,歇歇脚。扔地上个破棉袄,眯一会儿。时不时的还得和姜林换班睁开眼睛看看有人来没。不是贼,倒像个贼。傍晚,悄悄地溜进村子,联系几家有果木的,商量好怎么交换,再回来推着独轮车卸了盐和虾皮,干海货。再装上鸭梨,苹果还有些钞票。赶上谁家就在谁家喝口水,吃上点地瓜,窝窝头啥的,当然得付钱,人家不要也必须给扔下。这也算规矩,咱这买卖人也是上九流,不是要饭的。

不平静的日子里,心悬着,缘分却悄悄地找上头来,就是赶在丈人家吃饭,才娶到了他的媳妇儿。丈人家前几年日子不好,地主成份,抬不起头来。家里仅有的两碗面粉,擀了一小盆面条,上面还浇了香油和葱花。刘和与姜林坐在当院,大口大口吃着面条,一边嘟囔着“真香!”刘和总觉得有人瞅他,一回头,里屋门口一条大辫子一闪,不见了。

刘和吃完了,多扔下几个钱,又故意往里屋看看,希望还能看到那条大辫子。往回走的路上,总能想起来那条大辫子,不知道怎么了,好像拴住了他的心。

再去那里,有件事让姜林有些不理解了。上次给他们面条吃的那家,白送了一包虾皮,一包干籽乌,还有少半袋盐。回来时磨叽他一路,“你咋了,辛辛苦苦的推了一夜,你说送人就送人。做得什么生意,这赔本的买卖你也干……”

姜林不搭理刘和,一路嘴里不住的嘟囔着。

两人那年走最后一趟的时候。擀面条的姑娘,亲自端着小盆送面条了,这次还加了两个荷包蛋。丈人老两口都进了屋里,姑娘坐在一边看着刘和吃,姜林知趣的进屋和老两口说话去了。从那天起,刘和知道姑娘叫红英,也知道她从来没有看过大海。有了这些话题,就有了红英要跟刘和偷着去看大海的念头。

后来红英真就跟刘和去看大海了,不过不是偷着去的。刘和牵着红英的手,跪在爹娘面前,爹娘含着眼泪认下了这个女婿。几天以后,刘和带来了村里的介绍信,两人去乡里办了结婚登记手续。丈人家当年被抄家,唯一留下一块祖上传下来的玉佩送给了刘和。刘和也记住了丈人的话,“宝玉,可以保人一命!”

 

刘和这一觉醒来太阳偏西了,收工的人们端着笸箩,挎着筐陆续来了。刘和的买卖不精,人也大方,但是总是有钱赚。他带来的盐在海边比沙子贵不了哪去,虾皮,籽乌遍地都是,不值个钱。就是往这里倒腾辛苦、遭罪、冒点风险。这边的苹果、梨、还有山楂和大枣,吃不了都得扔了,烂掉。倒腾到啥也不愿意生长的海边又成了好东西。

为了图个平安无事,生产队长家,刘和都打点过了,他家的盐还有他七大姑八大姨家的,都供着。这样的日子,习惯也就成自然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梧桐树上的知了“热,热,热……”叫得这个烦。四岁的姑娘一个劲的哭,娘也哄,媳妇儿也哄,就是一个哭,里里外外的噪声混在一起了,让人烦上加烦。这几年里,媳妇从来没有跟刘和说过别走了。今天她含着眼泪说,这几天总是做恶梦,起来就头晕气短,心口像压着块石头。刘和当然没有听,这一走竟然成了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。

半夜里又到了那个山岗上,不知怎么了,心慌的不得了。望向家那边的方向,灯光忽明忽暗,看着心乱乱的。啥也没吃,肚子胀胀的,感觉不到饿,媳妇这次烙的他最爱吃的油饼卷大葱,也没有提起他的丝毫食欲。推起独轮车要走的时候,才发现胎了。心里别扭,事不顺茬。好在修理的扳子,一条新内胎,打气筒都随车带着。路边找来块大石头把车前面支起来,熟练的换好了轮胎。重新抓起车把时,有个念头在脑子里一闪,回家吧!腿不知不觉的往前走了,等到下坡后,想停下来也不行了。人不自主的随着往走着,脑袋一片空白。这次怎么了这是,心揪着难受心慌得厉害,有几次差点没进了沟。

货都卸到丈人家,匆匆就赶回来了。一夜一天没睡觉,进村子远远就看见家门口围了一群人。

扔下独轮车,喊了一声,“闪开!”人群立刻让出一条路来。一个个直勾勾看着他,把他看得心更毛了。这时听见了娘在哭,“红英啊!孩子……睁睁眼吧!老天哪!让我死吧!这么年轻啊!这么好的媳妇……老天哪!孩子才这么小啊……”

刘和进屋一看,眼前一黑,手赶紧扶住了墙。女儿正怯怯的望着他,用力的抓着他娘的衣角。“娘,娘……爹,回了,回……”

刘和扑过去,抱起了红英,“媳妇,你咋了!醒醒啊!快醒醒,俺回来了!”刘和用力的摇晃着媳妇儿已经冰冷僵硬的身体。刘和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是真的。是不是自己困花了眼,熬夜,熬糊涂了。“娘,这是咋了?俺走时还好好的?”

“早上,半头晌都没起来,以为是累了。孙女去那屋喊也没动静……过去一看只出气没进气了。赶紧打发人找你姐,喊来大夫,这面针刚打上,人就咽气了。哎呀,红英啊!”娘一边哭一边叙述着,一天里发生的一切。

“哎 ,真是可惜了,勤快,还孝顺……”

“可不是,家里外头的收拾的干净利索,老婆婆,孩子伺候的多好!”

“这,哎呀,好人咋都这样呢!”

街坊邻居都议论着,听得刘和脑袋嗡嗡的响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刘和把红英葬在了祖坟上,族人有几个反对的,当看到刘和血红的,往外喷火的眼睛,也都什么也没说回去了。

红英像睡了一样,躺在梧桐木棺材里面。棺材是前年给娘买的,娘决定这样的。刘和不听,娘要用斧子劈了,这才同意了。

刘和把腰上的玉佩放在了红英的手边,让他不能解释的是玉佩炸开了一道裂纹。他想起了丈人说过的,“宝玉,能保一个人的命!”如今保了谁的命,又丢了谁的命啊!他心里有自己的解释。

下葬的那天,没有一丝风,天阴沉着,闷得难受。燃烧的纸钱,飘荡着,从一只只黄蝴蝶,变成了翩翩起舞的火蝴蝶,渐渐的化作了黑蝴蝶,又一一坠落到地上。

三天圆坟,这几天光是喝酒,刚刚出狱的姜林陪着他。刘和坐在红英的坟前,“你等我回来,我们会埋在一起的。”

雨不紧不慢的下着,在坟前的泥泞里,刘和手里的酒瓶又空了。索性仰面躺倒在地上,任雨水冲刷着他那不断涌出的泪水。

浑身满是泥巴的刘和回到家里,噗通一声给娘跪下了,“娘,咱走吧!离开这里吧!”

刘和的独轮车推着娘和女儿,姜林推着些家什儿。

又到了那个山岗上的时候,刘和站在那里望了很久。在这漫漫的细雨里,他望不见家了。一切都那么模糊,天与地还有他的心都是灰蒙蒙。当转过身的时候,用力的抹去了满脸的泪水。伴着一声长长的叹息,从心里憋出了个字,“开拔”。

独轮车在泥泞中,留下曲曲的车辙,还有两串凌乱的脚印,一路向北而去。

脚注信息
盛世皇朝娱乐主管 Q969049 盛世皇朝娱乐总代  盛世皇朝平台总代 盛世皇朝平台招商www.620530.in